治不必同 期于利民——中国式民主为什么符合国情?

  新中国成立前夕,伴随着人民解放军摧枯拉朽的胜利步伐,在中国“民主建国、协商建国”的感召下,350多位海内外各界民主人士,怀着对光明未来和美好制度的无限憧憬,冲破反动派的重重阻挠,先后抵达东北和华北解放区,最终齐聚北平,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同中国一起共商民主建国大业。随后,新中国宣告成立,中国政治发展掀开了崭新一页。

  新中国70年民主政治发展的历程告诉我们,中国式民主是植根我国历史文化、符合中国国情、借鉴人类政治文明成果开辟的政治发展道路,不是简单套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设想的“模板”,不是延续中国传统政治的“母版”,不是其他国家社会主义实践的“再版”,也不是西式民主的“翻版”,而是经过长期探索、反复比较、实践验证的“新版”。在前进征途中,必须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继续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发展社会主义政治文明。

  翻开新中国70年史册,不难发现,中国式民主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哪个人脱离实际的奇思妙想,而是在我国历史传承、文化传统、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上长期发展、渐进改进、内生性演化的结果,是从中国大地长出的一朵绚丽的民主之花。

  近代以来,由于列强野蛮入侵和封建统治腐朽无能,中国一步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为了救亡图存,各种政治势力及其代表人物纷纷登场,围绕实行什么样的政治制度和政权组织形式提出各种主张、给出各种方案。中国尝试过君主立宪制、议会制、多党制、总统制等各种形式,都先后失败了。在长期的探索和抗争中,中国人民逐渐认识到,不触动旧的社会根基的自强运动,各种名目的改良主义,旧式农民战争,资产阶级革命派领导的民主主义革命,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的各种方案,都不能完成中华民族救亡图存和反帝反封建的历史任务,都不能为中国实现国家富强、人民幸福提供制度保障。

  我们党从成立之日起,就以实现人民当家作主为己任,团结带领人民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为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不懈奋斗。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党带领人民在建立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上,根据中国革命的经验和当时面临的任务,逐步建立起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政体,以及中国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等,形成了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的基本框架,实现了向人民民主的伟大跨越,开启了人民当家作主的历史新纪元。改革开放后,我们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各项民主政治制度不断健全,民主形式日益丰富。进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越走越宽广,人民当家作主的制度体系越来越健全,社会主义民主制度展现出更加旺盛的生命力。

  事实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长期奋斗历史逻辑、理论逻辑、实践逻辑的必然结果,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是符合中国国情、保证人民当家作主的唯一正确道路。

  2018年12月12日,国务院新闻办发布的《改革开放40年中国人权事业的发展进步》白皮书,集中体现了中国尊重和保护人权的基本原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式民主让人民权利得到充分保障的重要理念。

  中国式民主,深深扎根于中华沃土,始终将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充分汲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制度文明中的民主成分,注重借鉴人类政治文明的有益成果,具有丰富内涵和鲜明特色。

  中国式民主以党的领导为根本保证。民主不是一个自发过程,要实现人民民主,必须要有一个代表人民利益、反映人民意愿、带领人民共同前进的政党。人民当家作主,就是在中国的领导下实现、发展和逐步完善的。没有中国,就没有人民真正当家作主。辛亥革命后,旧中国一时出现了300多个政党和政治团体,但他们大多沦为军阀、官僚和政客争权夺利的工具。有的所谓社会贤达,一人参加10多个党派。可以想象,这样的政党能在多大程度上代表人民的利益。今天,中国拥有近14亿人口,人民利益具有广泛性、多样性、复杂性等特点,唯有中国有这样的威望和能力,统筹好各方利益和诉求,形成最大公约数,凝聚起全社会的共识和力量为共同目标而奋斗,从根本上保证人民当家作主。

  中国式民主以人民当家作主为本质特征。人民是共和国的主人,人民当家作主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和核心。这是由我国经济基础决定的,公有制是我国经济的主体,从根本上保证了民主政治不受资本控制和利益集团操纵,不是少数人的民主,而是最广大人民的民主。从民主实践来看,我国保证和支持人民当家作主不是一句口号、不是一句空话,而是秉持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崇高理念,通过具体的民主制度、民主形式、民主手段,把人民当家作主体现到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中国式民主以依法治国为重要保障。依法治国是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式。“治国凭圭臬,安邦靠准绳。”法律是规范社会正常运行的刚性约束,能够保持国家治理的稳定性、连续性,也能够保证民主的制度化、规范化。在当代中国,党领导人民实现当家作主必须靠法治作保障,离开了法治,人民权利就会落空,人民民主就无从谈起。同时,党的领导和人民当家作主都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框架内进行,否则就会对社会秩序和人民权利造成损害,进而破坏社会主义民主。

  中国式民主以民主集中制为组织原则。马克思主义认为,真正的民主应是人民主权、人民意志的实现。在我国,人民当家作主就是通过民主集中制这一有效合理的原则和方式来实现的。首先,充分发扬民主,集思广益,使人民的意愿和要求得到最广泛表达和反映。在此基础上,集中正确意见,作出科学决策并付诸实践,使人民的意愿和要求得到切实满足和实现。

  正是具备这些特色和内涵,中国式民主实现了民主的过程与结果、形式与内容的统一,是维护人民根本利益的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民主。

  2017年7月12日,《快递条例(草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山西省运城市一名快递小哥李朋璇在“2018‘我向总理说句话’网民建言征集活动”中,写下了关于“农村生鲜快递易腐烂赔偿贵,盼能买保险”的留言,后被邀请到中南海与总理面对面交流,为快递业发展建言献策。

  判断一个国家政治制度究竟好不好,关键要从本国国情来认识,用实践效果来分析,以人民意愿来衡量。中国式民主符合我国国情,适应我国发展要求,体现人民意志,在实践中发挥了巨大威力和作用,彰显出无可比拟的优越性。

  它能够实现最广泛的人民民主。人民当家作主,是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要求,但不同层次、不同方面民主需求不同。为了适应这一现实状况,中国式民主构建了十分丰富的民主形式。通过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等多种制度安排,有效保证人民享有更加广泛、更加充实的权利和自由,保证人民广泛参与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

  它能够形成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饮食之美妙在五味调和,国家之治贵在和谐与共。中国式民主具有很强的社会整合功能,可以有效调节政党、民族、宗教、阶层、海内外同胞等国家政治关系,平衡各种利益诉求,使矛盾和问题在现有体制框架内得到妥善化解,最大限度减少内部分歧和消耗,增强民族凝聚力,保持国家政局稳定和社会和谐发展。

  它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人心齐,泰山移。中国式民主在广泛发扬民主、集思广益的基础上,强调集中统一,充分调动一切积极因素,汇聚最广大人民的智慧和力量,集中力量办大事,有效促进社会生产力解放和发展,促进现代化建设各项事业,促进人民生活质量和水平不断提高。正是因为这一点,新中国才在70年间,实施了一个个重大战略,完成了一个个重大工程,攻克了一个个发展难题,战胜了一个个风险挑战,把许多不可能变成了可能,创造了难以想象的奇迹。

  它能够维护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福祉。在中华民族发展史上,真正太平的时间并不长。中国已经几十年没有经历过战争,国内也没有出现过大的冲突和纷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在于我国政治制度能够最大限度地凝聚起各方面、各阶层、各民族的共同意志。在中华民族大家庭里,中国式民主能够起到“一锚定乾坤”的作用,确保国家政权高度稳定,强化全体人民对统一国家的意识,不断增强政治认同、情感认同和文化认同,做到“六个切实防止”,从而有效维护国家独立自主,有力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确保各民族的安定团结和国家的长治久安。

  党的十九大代表中,生产和工作第一线党员共有771名,占33.7%,比党的十八大增加79名,提高了3.2个百分点。其中,工人党员代表198名(农民工党员27名),占8.7%;农民党员代表86名,占3.8%;专业技术人员党员代表283名,占12.4%。

  英国“脱欧”、法国“黄马甲”运动、美国政府停摆……近年来,西方主要国家接连出现政治乱象,深陷“民主”旋涡,搞得国家乌烟瘴气、政府狼狈不堪、民众怨声载道。今天,自诩“民主导师”的西式民主正在褪去光环、跌下神坛,日益暴露出弊端和局限,遭到越来越多人的质疑和诟病。

  应该说,西式民主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不是偶然的,它有着与生俱来的基因缺陷。不可否认,西式民主包含着反映历史进步的因素,在人类社会发展中曾起到过积极作用,但它本质上是为维护资产阶级统治和利益服务的,本身存在种种“命门”和“死穴”。比如,英国“脱欧”,就反映了“一人一票”简单多数票决民主的盲从和非理性;又比如,法国“黄马甲”运动,就是放任民粹主义抬头导致的政府信任危机;再比如,美国政府停摆,就是和共和党相互拆台、彼此内耗的恶果。特别是美国的“金钱政治”,使政治沦为金钱的附庸、选举成为有钱人的游戏。即使是竞选一个州长,没有巨额美钞来拉选票,也只能望“位”兴叹。凡此种种,严重背离了民主是众人之治的基本原则,是对民主本身的讽刺和践踏。

  某些西方国家不仅没有对自己的民主模式进行彻底反思,还凭借其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实力四处兜售,鼓吹它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世价值”,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20世纪以来,在西方一波又一波的民主化浪潮推动下,有的国家急欲贴上“西式民主”的标签,有的国家被迫接受“西式民主”的改造。无论是主动移植,还是被强行输入,这些国家大都跌入“民主陷阱”,几乎没有成功范例。有的国家曾经以引进“西式民主”为自豪,但今天也被贫富分化、效率低下、贪腐横行、宗教纷争和政治暴力等社会乱象搞得焦头烂额。还有的国家被西方国家强制进行民主输入,结果不仅没有得到民主的“福音”,反而使国家陷入动荡、人民流离失所。

  “世界上找不到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也没有完全一样的政治模式。新中国70年民主政治建设的实践充分证明,中国式民主在中国行得通、很管用。必须保持坚定的制度自信,不要指望突然搬来一座政治制度上的“飞来峰”,要毫不动摇地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走下去,让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焕发出更加耀眼的光彩。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如不经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在36小时内删除★。
本文链接:http://www.phyLLisshaLant.com/article/415.html

最后编辑于:2019-08-14作者:大咖娱乐平台_大咖国际娱乐_大咖娱乐官网【欢迎光临】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