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不争高自成峰——追记“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杨春

  他是福建省宁德市公安局蕉城分局副局长杨春,一位扫黑英雄、刑警楷模,用生命诠释了一名员的初心和使命。

  “春哥,3·15专案今天成功起诉,跟您报告下!您这一桩心事已了!”8月9日,杨春早就停止更新的微信,收到蕉城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詹益冬的信息。

  办公桌上,“3·15”专案的128本案卷整齐地码放起来,民警集体留下了一张合影。一旁,一幅杨春先进事迹宣传海报上,定格一张从容淡定的笑脸,仿佛他从未离开。

  扫黑办每天接到的举报电话少则二三十个,多则上百个,几乎每一条电话记录,杨春都要亲自过目,生怕漏掉有价值的线索;

  扫黑队每天晚上7点半的例会,只要没有特殊任务,杨春总会习惯性地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稳如泰山地坐在属于他的座位上……

  杨春太累了。有民警不止一次看到,跟着年轻人连轴转的杨春疲惫不堪,庞大的身躯蜷缩着,伏在成摞成摞的案卷旁打盹儿。

  杨春的妻子黄芳说,他的手机24小时不关机,遇上扫黑队在外追逃或办案,他的心也跟着飞走了,他彻夜不眠,只为等民警的一通电话。

  杨春走得太急了。年轻民警汤冰时常眼泪不自觉地流下来,“有时做梦会梦到跟着杨局办案,多希望一直活在梦里,他就像一棵大树,只要他在,再难的案件我们都有信心侦破。”

  在侦办一起重大涉黑组织案时,一些村民不愿配合警方调查取证,扫黑队民警多次沟通无果,案件陷入困局。

  “你们放心大胆地讲出来,我以副局长的身份给你担保,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杨春真诚恳切的态度逐渐打消了受害人的顾虑,村民开始主动揭发黑恶势力罪行。

  铁证如山:拟出调查提纲、询问提纲8万余字,形成1万余字的文字证实材料,形成起诉意见书近3万字……法槌敲响,10名犯罪嫌疑人全部当庭认罪、不上诉。

  在杨春的带领下,蕉城公安分局2018年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扫黑除恶“成绩单”:打掉黑社会性质组织1个、恶势力犯罪集团5个,破获九类涉黑恶案件104起,抓获涉黑恶犯罪嫌疑人213人,中央扫黑除恶专项督导组交办和公安部下达的线索办结率100%。

  高中学历、非公安科班出身、海军退役后半路出家,杨春的刑警生涯看似“输”在了起跑线,他凭借怎样的本领和业绩获此荣誉?

  蕉城区副区长、公安分局局长黄经禄与杨春共事多年,他感慨:“杨春对刑警职业表现出超乎一般的热爱,遇到案件很兴奋、爱钻研,背地里下了大量工夫。”

  10多年前,宁德市一个重点项目的工程师房间被盗。杨春到现场一看,马上判定这是一起流窜作案。追捕过程中,他在多名可疑人员中一眼就揪出了嫌疑人。

  蕉城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胡卫清说:“不放过任何一丝毛发,不忽略任何一个细节,这是春哥破案的‘撒手锏’。”

  不管在任何岗位,杨春的本色就是一名刑警。接到胡卫清发来的案件信息,他的回复一向简单明快:“悉。马上到。”

  2016年8月,一名男子在蕉城区戚继光公园死亡,案发现场种种迹象都指向死者系意外被毒蛇咬伤致死,死者家属着急处理后事,办案民警也准备结案。

  时任蕉城公安分局副局长的杨春,马上赶到。看着现场遗留的酒瓶、戒指盒、情书、烟头等物证,他把胡卫清叫到一边,“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戒指盒?怎么解释?”看胡卫清一脸疑惑,杨春当即定了方向,“从这个戒指盒往下查!”

  办案民警循线侦查,嫌疑人陈某华浮出水面。在确凿的证据面前,一直狡辩的陈某华终于承认其觊觎死者妻子,蒙面伪装将蛇毒注入死者体内的犯罪事实。

  自杨春2007年担任蕉城刑侦大队大队长以来,他先后参与、组织侦破各类刑事案件3100余起,辖区命案破案率达97.8%,蕉城刑侦业务考评连续12年位列宁德市第一。

  在妻子黄芳的相册里,有一张便签纸被珍藏了20年。上面写着“老婆,因有紧急案件,我去队里加班,有事打电话给我。楼下有柿子吃。晚安。春”。

  当时黄芳正在睡觉,为了不打扰爱人,杨春留下了这段“情话”。杨春对黄芳的爱是深沉的,工作中的压力和烦恼他从不抱怨,连身体的病痛也只是寥寥数语带过。

  杨春牺牲后,当黄芳从同事那里得知杨春工作和患病的点点滴滴,从心底奔涌而来的惊愕、懊悔和愧疚,久久撕扯着她。

  毛祚松说:“遇到复杂棘手的矛盾和难题,第一个想到的往往就是杨春,他从来没有任何怨言,他是啃骨头、拔钉子、割尾巴的人。”

  当时的同事陈传武回忆,一次出海执法时前甲板突然灌进海水,时值隆冬,只穿了一条短裤的杨春,一个猛子就跳了下去,拿着桶把海水向外舀。甲板上的同事接住水桶时,刺骨的海水又哗啦啦砸向杨春,就这样持续了一个小时。脱险后,杨春重感冒一个多礼拜。

  前两年,刑警队先后有两位民警去世后,因为家庭原因,后事少人料理。杨春亲自为同事擦拭身体、换上寿衣,送战友最后一程。

  “为了维护我在刑侦大队的权威,对我工作中的问题,他不会在办公室批评我,而是把我叫到他的车上,车子慢慢绕,问题一点一点给我分析清楚。”胡卫清说。

  扫黑队一位民警的终身大事没有着落,杨春一直记在心上。一天,听说黄芳身边有个女孩条件合适,当天晚上夫妻俩就张罗起一桌饭菜,两个年轻人坐在了一起。如今,两个人即将订婚,作为媒人的杨春却无法见证幸福的时刻了。

  杨春的姐姐杨丽说,1990年从海军退役后,杨春放弃了教育部门的正式编制,选择去宁德公安艇上“跑腿”。面对战友们的疑惑,他坚定地回答:“只要能当警察,哪怕临时工我都愿意。”

  盛夏时节,坐落在安仁山脚下的蕉城区石后派出所内绿植葱茏,一栋两层高的白色办公楼内,各类功能区分布井井有条。

  石后派出所所长詹晨清说,杨春2001年来这里当所长,当时办公条件非常简陋,杨春前前后后向家里人借了数万元进行改造,直到牺牲他都没有向组织提过这件事。

  杨春曾办理一起涉赌案件,后来一个朋友提着茶叶为涉案人员说情,朋友走后,杨春发现茶叶袋里装着30万元现金,杨春立即向组织汇报,将钱款和茶叶全部退回。

  杨春常跟民警说:“人都有私心,但私心太重就会迷失本心。我们都是头顶国徽的人,办了‘金钱案’‘关系案’,我们就是历史的罪人。”

  从警28年,在杨春经办的数千起案件中,纪检监督部门从未接到有关他的举报和投诉,分管部门的民警也从未出现违法违纪问题。

  2013年前后,蕉城公安分局有意推荐时任刑侦大队大队长的杨春参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时任蕉城公安分局局长阮细章多次与杨春交流,他却一再回绝:“年轻民警比我更辛苦,他们也更需要奖励,推荐我参评,我会感到心里不安。”

  杨春淡泊名利,但党和人民不会忘记他。杨春先后被授予全国“人民满意的优秀公务员”、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福建省“全省优秀员”等荣誉。

  “是否这次我将真的离开你,是否这次我将不再哭……”这首杨春生前最喜欢的歌曲《是否》,如今成为不少民警的手机铃声。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如不经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在36小时内删除★。
本文链接:http://www.phyLLisshaLant.com/article/717.html

最后编辑于:2019-08-21作者:大咖娱乐平台_大咖国际娱乐_大咖娱乐官网【欢迎光临】

上一篇:
下一篇: